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父爱,母爱

补课结束,穿过嘈杂的走廊。打麻将的声音和烟味混杂的好像上个世纪末的香港。
落雨天,两只雨伞。你过来问这个老师怎么样?
于是坐上了车坐上了回家的车。冷气打的很足,我不禁冷战。
我说恩不错。
成长到了这样的年龄,你们的溺爱对于我已经过剩。
但如果让它们都付诸东流,你闷。
回到此页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回到此页首
回到此页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