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好 想 你

两年的时间 我变成什么样子了

行于雾中我双手迷茫不知如何感慨

你 混沌不知怎样的真实才算真的真实

是捏在手里那样么 或者 我不知道任何一种或者

感情是如此真而我却很假

你觉得如此痛但也只好什么也不说

于是请了长长的假期彻底不用被困在同一个地方
落荒而逃 气味越来越浓重你也不在乎 奔波的时间渐渐占据你生命的大部分

而你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的 仅仅是这样短的一生

不愿再去权衡 就当作是最后一次
回到此页首
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

父爱,母爱

补课结束,穿过嘈杂的走廊。打麻将的声音和烟味混杂的好像上个世纪末的香港。
落雨天,两只雨伞。你过来问这个老师怎么样?
于是坐上了车坐上了回家的车。冷气打的很足,我不禁冷战。
我说恩不错。
成长到了这样的年龄,你们的溺爱对于我已经过剩。
但如果让它们都付诸东流,你闷。
回到此页首
回到此页首